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雷锋内幕报 >
香港雷锋内幕报
品特轩高手之家求life of pi 中英双语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07

  我要中文和英文两个版本,要完整的,要TXT格式,或者能保存为TXT格式,不要PDF的,谢谢大家了3l,你这个我看了,也下载了,是英文版PDF+原声朗读的PDF,我英文功底不太好,所以需要中文对照......

  我要中文和英文两个版本,要完整的,要TXT格式,或者能保存为TXT格式,不要PDF的,谢谢大家了

  3l,你这个我看了,也下载了,是英文版PDF+原声朗读的PDF,我英文功底不太好,所以需要中文对照...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作者在印度挣扎著寻找写作灵感的时候,有人告诉他可以去多伦多找一个叫皮辛.墨利多. 帕帖尔的人,因为他有一个精彩的故事。皮辛(后来改名Pi)的父亲是印度朋迪榭里动物园的 园长,所以皮辛有很多机会跟动物接触,他对动物的习性深感兴趣;而一家四口之中,没有 人对宗教感到兴趣,除了皮辛之外。由於甘地夫人执政之后采取高压统治政策,造成国家局 势动荡,於是皮辛一家人决定卖掉动物园,移民到加拿大。他们随著转卖到国外的动物搭乘 油轮,没想到发生船难,只有皮辛他一个人被抛在救生艇上,跟著鬣狗、红毛猩猩、受伤的 斑马和孟加拉虎---理查.帕克在海上漂流著。可是,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中,到底要怎麼样才 能让一只大老虎听话呢?三个宗教的神会如何解决他的困境?

  打开序言的部分,作者先自述这本书是怎麼写出来的。就像是毛线球的线头,它可以告 诉你这团毛线球是什麼颜色,材质是合成纤维或是纯羊毛。序言带出了几个线索,故事的主 人翁Pi原先生长在印度,跟动物园有关系,后来居留在加拿大的多伦多。而且故事会「让你 相信上帝真的存在」---胡萝卜已经吊在眼前,就等著读者用驴一般的专注往前走,看看最后 是否会吃到「遇见神」这根通往永生的胡萝卜。

  序言生动地写出志在从事文学创作的人,在创作时灵感便秘、作品乏人问津的无奈,「书 店里的展示架上一排排的书籍整齐罗列,就像排队准备参加棒球赛或足球赛的小孩,而我的 书就是那种没有运动细胞笨手笨脚的小孩,谁也不想选他当队友。」这是我读过关於作品滞 销时最生动有趣的形容词。

  虽说是「自序」,但故事里的叙事者是否就是Yann Martel本人,我们无法得知。Yann Martel 在此用了一个高明的技巧,序言中提到作者第一本出版的书籍销量惨淡,二次跑去印度寻找 写作灵感,这都是Yann Martel本人的亲身经历,因此让书中后来传奇故事显得似真似假,Pi 到底是出於Yann Martel的想像,还是真有其人其事?

  真实的故事有时比小说还要来得传奇,而传奇故事中也时常脱胎自真实生活中的荒谬 处,读者愿意相信哪一个呢?关於何谓真实的议论,在故事的第三部有极精彩的对照,成为 这个故事贯串前后的重要主题之一。

  进入故事本文之后,很快的主角Pi就以第一人称成为主要的叙事者,作者则退居为纪录 的人,偶尔出现插个话,为读者形容他眼前的Pi是什麼样子,会煮哪些菜,家庭生活如何等 等。

  成年的Pi进入大学选修动物学与宗教研究,这样的选择与他少年时代的生活、那次海难 劫后余生的经验习习相关。没有浪费多余的口舌,作者让我们雱皉a就进入Pi在印度的生活 当中,像是Pi的名字由来---涉及到他为什麼后来要改名为Pi,学习游泳---日后他在海上漂流 时必备的本领,在自家动物园观察动物的心得---在救生艇上驯服理查.帕克的理论基础,宗 教经验的启蒙和天马行空的探索---海难中生存下去的动力,还有,理查.帕克到底是谁?为 什麼Pi要想念他?

  Yann Martel 对於人物设定和时空背景十分留意,所写的每一个部分都是为后面的故事仔 细铺路,力求不让传奇的海上求生全然变成天外飞来一笔。Yann Martel把Pi的武器都添足了 之后,才让他上战场。Pi的性格调性以及人生所关注的话题一直就是动物和宗教,此二者形 成了Pi的独特宇宙,船难带给他生命的逆转,诚如他自己所言:「我是个相信形式、相信秩序 的人」Yann Martel没有让Pi最后成为研究船只安全的科学家、或是始终无法抚平伤痛过正常 日子的生还者,因为他所塑造的Pi是个有信念的人(无论其信念是否获得读者的认同),他没 有背叛笔下的人物,紧抓住前面所铺陈的脉络,个人以为这是值得嘉许的地方。小说家的恶 梦之一就是人物逐渐变形,郑州八中、经纬中学2019“迎国庆·秋实杯”秋季[ 2019-09-28 ],最后完全脱离掌控,变成完全的陌生人。

  Pi的原名是Piscine Molitor Partel,直接音译为皮辛.墨利多.帕帖尔,Piscine是法文中 游泳池的意思,不过由於发音近似於英文Pissing(Piss原意是「小便」),所以他常常被同学 取笑,繁体中文版的译者翻成「屁腥」,不但音近於原名,而且也翻译出之所以会被取笑的那 种尴尬。后来,皮辛在一次自我介绍中,他决定替自己改名为Pi,原来名字的前两个字母, 也是希腊字π的拼音。

  Pi说:「我最讨厌我的绰号的地方就是无法整除的小数点。把每一件事情都做个妥当的了 结,这是生命中的大事,唯有如此你才能松手,否则你就会永远都有该说却未说出口的话, 你的心会充满懊悔。」

  生命中不是每一次都有机会做个完美的了结,就像π这个数字一样。Pi的生命不也是遗 憾重重吗?对於完美的期待或是幻想,是人类沉重的负担,如同夸父追日的神话,以死亡做 为追逐的代价,之后,由夸父的血肉化育的山水生灵,顶多只能让后羿射掉十一个多余的太 阳,顶多只能让美国人到月球的广寒宫插面国旗以示到此一游。

  因为除不尽,所以不完美;然而就是因为无尽,也象徵生命以不完美形式延续下去,一 如Pi的信仰让他从船难中生存下来。奇迹无法任人予取予求,所以显得格外稀有,难以解释, Pi不是用信仰去换取奇迹,只是刚好奇迹回应他的信仰。

  Yann Martel花了不少篇幅在描写Pi眼中的动物园,除了塑造Pi与动物之间的情感连结 之外,笔者以为他还意欲藉著动物园是否有存在价值的这个议题,来讨论生态失衡、何谓自 由等等。

  「有关动物园的胡扯,我听过的差不多就跟人家讲的关於上帝或宗教的胡扯一样多。本意良

  善但资讯错误的人认为动物在野外更『快乐』,因为可以过『自由』的生活。……其实大谬不

  然。野生动物过的是一种不得不然的强制生活,社会阶级分明,步步危机,经常挨饿,随时

  需要保卫自己的领土,一辈子都有赶不走的寄生虫。这种环境就算自由又如何?」

  接著他以动物有固定活动的领域,不喜欢变动或意外的情形发生,动物住进动物园,就像人 类买个房子住进去一样,动物园里有人清洁环境,提供食物,因此如果动物有智慧,它们会 宁愿住进动物园,更何况动物天性就是有什麼将就什麼……之类的理论来推断,动物园其实 也不是那麼糟。然而这样的立论基础有许多值得被讨论的空间。

  首先,不是每个动物园都有占地千顷的空间。Yann藉著Pi说出「动物在野外只走固定的 路线,一季又一季,为了同样迫切的理由」,在野外所谓「固定的路线」可能长达几千公里(如 侯鸟),短则几公里,绝对不是动物园里几百公尺的活动范围可与之相比,特别是对大型的野 生动物,不管它们是出於嬉戏或是生理结构,都需要广大空间让它们活动,划分范围。如果 Pi(或是Yann)有机会来野柳,看看一间单人套房大小的笼子关上四、五只孟加拉虎的情形, 也许他的想法会有所改变。

  再来是,人住进房子,是出於自己的决定,以及对遮风避雨的基本生存需求,因为人没 有厚厚的毛皮,不能冬眠,五官不如野生动物敏锐等等,但是有多少野生动物是一开始自愿 闯进动物园让人关著?蟒蛇需要遮风避雨吗?北极熊需要吹冷气吗?野生动物不像已经驯化 的动物如猫狗等,后者历经许多年代,调整其体型和其它生理结构,才终於能习惯人类豢养 的生活,可以接受圈养,甚至会主动表现出希望被豢养的愿望。

  谈到自由行动,对於家中宠物是否适合被放它们自行出外活动,在国外有两大派阵营持 相左的态度。赞成的人,主张即便是家庭宠物,也必须让它们保有一点动物想到户外活动的 需求;持反对意见的人则认为,尤其是在大都市,让宠物自行外出,特别是只不过是满足主 人自以为是的幻想,事实上,宠物出去可能会面临几个严重的问题:传染病、跳蚤、其它动 物的骚扰或攻击、走失、车祸、造成更多猫狗的意外繁殖,攻击他人饲养的宠物等等,既然 它们已经是驯化了,就不要再把它们视作野生动物。

  许多救援野生动物的机构,其成立的最终的目的,不在於将濒临绝种的动物豢养在人造 空间里,而是暂时提供它们复育的时间和空间,并且帮助它们重新学习野外谋生的本能。这 是一种尊重大自然赋予野生动物的本能,尽可能还原到人类不妄加干涉的状态,这些保育人 士知道,人类一旦完全插手介入野生动物的生命,无论出於何种考量,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形 式的灾难,就算人类是所谓的万物之灵,人对自然的主权不能无限上纲。

  如果说,以为动物喜欢在大自然里风吹雨打挨饿受冻是一种误读动物的谬思,那麼,反 过来问,认为动物完全只受生物本能的趋使,而愿意待在饭来张口茶来伸手的有限空间,这 何尝不是另一种谬思呢?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更何况,Pi自己也发现「动物园里最危险的 动物就是人类」,动物就算关在动物园里,还是会有人想尽办法闯进去虐杀它们。关於这方面 的发现,Yann用一种滑稽中见荒凉的笔法为读者缓缓道来。

  不过,Pi有一点没有说错,在这个日渐恶化的星球上当只野生动物是越来越困难了,如 果只著眼在动物的物种生命能存续下去的话,未来恐怕动物园是主要管道之一。

  自由无法确保快乐,某些限制反而延续生命。 「说了那麼多我并不是在帮动物园说话,坚持动物园有多好。只要你们喜欢,尽管把动物园 都关闭。(只希望残存的野生动物能在日益缩小的自然世界里苟涎残喘。)我知道现代人对动 物园的好感是愈来愈少了。宗教也面临相同的困境。某些对自由的幻想不仅损害了动物园, 也损害了宗教。」

  不清楚作者他所谓「对自由的幻想」指的是什麼?每个人对於自由的定义不尽相同,因 此,当你的自由踏进我的界线时,到底是我的自由重要?还是你的自由重要?当何春蕤以学 术研究自由为由在网站上放人兽性交的照片时(动物选择在适当期间,与自己同类交媾的自 由在哪里?),当日本人以「进出」二字取代侵略行径时(有谁说你可以自由进出别人的领土? 你家愿意开放让别人进出吗?你家妇孺愿意让他人自由凌辱吗?),当妇运团体以法律无法禁 绝婚外情、为婚外性去污名化、颠覆父权性政治等等为由请求通奸除罪化时(因为禁不了, 所以就不禁吗?那盗版要不要禁?原配要告配偶或是第三者,其间涉及的原因太多,如何能 以“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避免最后通奸罪都只有告第三者?那第三者何苦为难元配?原配 没有决定要告哪一个人的自由吗?)……他者的自由在哪里?如果「对自由的幻想」指的是 「依凭个人意志标准来决定」的自由,那麼,损害的不止只有动物园和宗教了。

  Pi随著家人到穆拿的茶园度假时,看见外围有三座山峰,山峰上各有一种宗教的敬拜场 所,在分别是天主教的教堂、印度神庙、清真寺。Pi在山上认识了天主教的神父、信奉回教 苏菲教派的面包师傅和印度教师尊。这三个宗教虽然让Pi时有困惑,特别是天主教:

  「是个很好听的故事。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不相信。什麼?人类犯罪的结果却由上帝之子 付出

  代价?我在心里想像爸爸跟我说:『皮辛,今天有狮子溜进了骆马栏,咬死了两头骆马。昨天

  有头狮子咬死了一只黑羚羊。上礼拜又吃了一头骆驼,上上礼拜是 彩鹳和灰鹭。谁敢说吃掉

  我们的金蹄鼠的不是这两头畜生?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依我看要让那两头狮子悔过只有一个

  但三个宗教同样让Pi深深感动,因此他每日五次向麦加的方向祷告,周四去印度庙堂,周五 去清真寺学习可兰经,周六去天主教堂听讲道。

  有一次阴错阳差,三名智者都跑来找他,因而意外发现Pi特殊的宗教信仰。Yann用近似 闹剧的方式描写了这三名智者见面时的尴尬以及护教时的种种争论。

  当三位智者要求Pi只能选择一个宗教时,Pi以「所有的宗教都是真的,我只想要崇爱神」 争取他相信三个宗教的权利,后来三个智者都不让Pi进入他们的会堂做宗教崇拜, Pi认为他们「心胸狭窄」。

  「而我一辈子都是印教徒。心中怀有印度教,我才看清自己在宇宙中的定位。但我们不该执

  著!……印度教徒的博爱精神确实和基督徒不相上下,两者都认为上帝存在於万事万物之

  中,正如回教徒也是蓄胡的印度教徒,而基督徒,他们对上帝的虔敬也让他们成了戴帽子的

  这就是Pi的宗教观---众多对神的指称,最后都会归依到同一个对象,那麼,不妨异中求 同,无须拘泥在单一的宗教信仰?重点是信仰神、在万事万物中感受神的同在,与大化宇宙 合为一体,不是吗?

  谈到宗教这种「大哉问」的议题,恐怕不是在这里三言两语就能代过,因而我做的只是 先标记出Pi 的宗教信仰。

  身为船难之后唯一的生还者(如果理查.帕克不算在内的话),在海上漂流等於一种令人 绝望的隔离状态---与人类社会隔离,缺乏文明物质,生命朝不保夕,除了一本求生求册之外,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帮助排解精神上的无聊,漂荡,失去方向,不知结局,人生中,偶然就会 有这般被弃绝的状态。 Pi在船上保持著祷告的习惯,是的,向不同的神。

  谈到观察自己的苦难:「我要活下去!我把自己的生命和宇宙的生命混淆在一起是身不由 己!生命是一个窥视孔,进入无限宽阔的一个小入口---我怎麼可能有办法超越这种短暂褊狭 的视线?我有的就只这个窥视孔啊!」

  有时候当新的动物要出场时,Yann都不以「它」做为动物的指称词,而时常改用「他」 或「她」,因而当真相大白时,往往让读者哭笑不得。

  「理查.帕克一直在我心头。我忘不了他。我能说想念他吗??没错,我的确想念他。我仍在梦

  「滚开。淹死你!淹死你!……我的老天爷啊!我的救生艇上来了一只湿淋淋、全身颤抖、饱

  喔,伟大的圣母,朋迪榭里的生育女神,母奶和母爱的供应者,提供慰藉的神奇怀抱,壁虱

  这段有如咏叹调的描写,到底指什麼呢?且让我暂时卖个关子,以免剥夺各位读者阅读此书时

  谈到理查.帕克这只孟加拉虎,我个人以为它的存在,应该不只是单纯做为一个危机因 子,从书中的对白推敲,它也许可以象徵生命中的各种恐惧、危险、痛苦、试炼。

  原本Pi制定了6个策略,打算把理查.帕克弄死,以便消除这只450磅的巨大威胁,但 是仔细分析过后,好像每一项策略都是异想天开。紧接著Pi说要先来谈谈恐惧这件事。

  「在你面对死亡时感受到的恐惧,就像个坏疽隐藏在你心底,伺机腐化你的一切……你必须

  尽一切力量把光明照耀到它身上,因为不然的话,你的恐惧就会变成你想逃避……甘此一来

  你就等於放任恐惧随时来攻击你,因为你并没有真正打败那个击溃过你的敌人。」

  这段话说完后,Pi意识到「让我平静下来的竟然是理查.帕克……找回了目的,甚而找回了 完整。」所以Pi制定出策略7---不能让它死!

  Pi一边想办法捕鱼给老虎吃,不去侵犯它的活动区域(把光明照耀在他身上),另外也想 办法训练它听懂警告的哨音,要不然Pi会摇晃救生艇让它严重晕船(打败那个击溃过你的敌 人)。

  因为有恐惧的陪伴,因为找到了与恐惧共处的方法,所以Pi得以找到免除被老虎吞吃的危机, 同时在漫长的漂流生活中,让老虎的陪伴他成为活下去的动力之一。

  在故事的一开始,我们就已经知道Pi已经在加拿大展开新生活,因此海上漂流记的结果 肯定是获救。书中最后一部「墨西哥班尼多胡阿瑞兹医院」讲的是Pi获救后,品特轩高手之家,有两名日本人 来找他,想要了解船难发生的真正原因。

  Pi告诉日本人事情的始末,可是日本人不相信,他们不要鬼动物和吃人岛的故事,於是

  Pi把故事里的动物换成人,拿掉岛屿和狐?,然后问日本人第2个版本有没有比较好?还有没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方?日本人隐约知道这2个版本的故事几乎是换汤不换药,可是他们搞不定这个聪明的印度人。

  「爱难以置信,你去问问恋爱中的人。生命难以置信,去问随便哪个科学家。上帝难以置信,

  「我也是啊!我无时无刻不在运用自己的理智。理智在找食物、找衣服、找遮蔽的时候很管

  用,理智是最好的工具箱。要让老虎不攻击你,没有什麼比理智更有用的了。可是理智过了

  头你就可能会把宇宙跟洗澡水一起放掉……因为在你们狭窄有限的经验里,这三者从来没有

  会合在一起过,所以你们怎麼也不相信。但事实真相很简单,奇桑号把这三者聚集在一起,

  所以,这两个版本的故事,你选哪一个?是选择皮辛试图在一整本书中带领去看的版本? 还是另一个比较合乎常态经验的版本?

  什麼是真实?是感官所感知到的吗(即眼见为凭)?还是透过心灵(信念、理性、感性)所解释、分析过的呢?每个人的标准不一,难道不会有认知上的错误吗?

  以文学创作的角度来看,这是一本值得阅读的好书,如Pi所说的,7个月的海上漂流生 活,变化不外乎就是天气、食物、生存危机,但是Yann Martel仔细挑选适当的素材与火候, 为读者端上一盘盘妙菜。可是就故事提及的各个重大议题而言,例如「相信神」,多半迷失在 他插科打诨的文字当中,只有点到而没有深入发展,故事说服我的是,除非你有一些求生和 对於动物的基本知识,要不然光凭信仰是不可能熬过那7个月的。

  不一定要把这本书当作隐喻十足、涵义深远的小说来看待。尽量放松心情,让自己潜进 Pi与理查.帕克的海洋里,就算看到最后一页你觉得这根本是一本荒谬搞笑版的《老人与海》, 或是《鲁宾逊漂流记》等等,那也无妨,故事情节本身已经带给读者纯粹的探险趣味,随时 随地拿来抵抗无聊,热热地喝,效果快,不嗜睡喔~

  在读者开始阅读这本书的时候,我建议不妨先跳过杨照所写的导读部分。这个故事并 不难懂,没有错综复杂的情节,没有专业术语,没有必须先行了解的历史背景,因此就我个 人所见,似乎没有导读的必要,只是出版社向来有此习惯,冀望请名人背书一下刺激口碑和 销售量。像天下文化出版柯慈的一系列小说,只有放两页中外媒体的简单评论,没有导读, 直接故事上映,个人非常感激这样的作法。相反的,像乔依斯和福克纳的小说前面有提供深 度而且适题的导读,我会拍手叫好。

  不是我对杨照有成见,他的确是个博学认真的人。只不过因为《少年Pi的奇幻漂流日记》 这本小说中约有三分之二的部分在讲海上漂流的经过,杨照就把焦点放在「海」,他介绍起航 海时代的开始,衍生而来的历史变迁,海上生活会遭遇到哪些问题,与这本小说对照之下, 故事里的情节有多麼不合理,结论是即便如此,但是由於作家的生花妙笔,还是让读者能够 忘情地沉浸在故事当中。

  杨照这篇导读的标题是【海洋:人与神的暧昧交会处】,海洋的部分写得不少,算是尽职, 但是「人与神的暧昧交会呢」?只有短短几行提到小说主角Pi信仰三个宗教,因而引发故事 中的奇异宗教观;还有最后一段说「让完全不可信的故事从头到尾闪现使人不得不信的灵光, 这不是小说家至高的当行本事,这同时不也正是神迹宗教越千年之所以触动人心的根本精神 吗?」

  作家的写作的灵光和高超技巧,和神迹宗教触动人心的根本精神有什麼相关吗?难道是 两者都是能说擅道花言巧语,像Yann把绿色岛屿变成会吃人的肉食性恶魔岛,少年Pi在海 上流浪几个月没有死於坏血症,宗教把死人说成活人,把水变成酒等等,虽然两者说法都令 人难以置信,但依旧使人不得不相信吗?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