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雷锋内幕报 >
香港雷锋内幕报
《月亮与六便士》一本被我们误读外国文学名著
发布时间:2019-06-08

  导言:原来我们的梦想并不是作者写的那个梦想,读完这本书,我们应该会质疑自己的梦想到底是不是梦想?梦想与梦想没有高低之分,只有方向不同。但方向不同的梦想,会有何不同,这才是这本书真正想告诉我们的,这不是一本励志书,而是一本直指我们灵魂的书。

  大家读完这本书之后,都会有一种阅读快感,这个快感来自于哪里?来自于对梦想的共鸣,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但梦想终归是梦想,就是我们没有实现的那个愿望,于是书中的男主人公给了我们一个理由,这个理由就是我们可以因为梦想而放弃一些责任,或者因为我们的梦想,可以让他人容忍我们的个性,当然这个个性是说的好听一点的,其实也可以叫脾气。

  事情再继续发展下去,最终男主人公斯特里克兰就如我们期待的那样,成为了一个有名气的杰出画家,并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连前妻都挂上了他的印刷品,以满足这种对艺术的虚荣心,然后我们内心油然而生的一种兴奋和澎湃,因为我们的当下和我们的未来,都可以这样预先的套到主人公的人生里,从而给予我们继续前行的勇气和动力。

  然而如果这本书只是说了这样一个简单的励志和梦想故事,是否觉得不太对劲?至少我会怀疑,是否全世界人都喜欢我们喜欢的那些心灵鸡汤?其实这本书在我们的国度,有如此好的销量,归根结底就是这些,仅仅就是这些!如果大家看不到这些,而直接读出这本书真正的核心层含义,这本书就会被很多人放弃,我说的是这个励志层面不读,而直接读到核心层,因为那里所表达的其实并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我为什么说核心层是大家不关心的,请跟我一起向这本书的更深处探寻。

  《月亮与六便士》这本书,主人公的梦想与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不含有功利性和被认可的要求,主人公整个的艺术人生,找不到任何对功利的要求,和自己才华和作品被认可的要求,并且在自己死之前,要求把自己所有作品烧毁,这两样就足够杀死我们99.99%人的梦想,其实我倒觉得有点矫正过枉,但就是因为作者想表达一种梦想的纯粹和被污染,才用这种矫正过枉的方式来重重的质问我们。

  毛姆直接的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梦想的纯粹性问题,我们有多少的梦想是纯粹的?有多少梦想是披着与灵幻截然相反方向的外衣?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把一种以功利为目的的梦想行为,让其他人为你承担你的责任和义务,那样的梦想你认为可以和书中主人公那样,执意的昂起头来看月亮?心安理得的离开家庭?无视儿女的抚养?

  其实我并不是定义我的这几个问号其对立面,就代表是对的,只是在我们要想跟随书中主人公那样,从此开始追逐梦想的时候,我们应该问问自己,自己因为梦想,因为功利性梦想要放弃承担一些东西的时候,就是我们同时要叩问自己灵魂的时候,有些人认为自己的梦想可以没有功利,但你是否问一下自己,你的梦想可以没有功利,但还有没有被认可的需求??

  我们看看马斯洛的需求理论,除了本能以外的所有需求,如被尊重、自我实现、自我超越等等都要产生一种要被别人认同的要求,而《月亮与六便士》主人公,在最后要求把自己一生的作品付之一炬的时候,他的梦想其实是已经完全脱离了这种马斯洛需求理论,也就是说这种梦想已经完全与我们大多数人的梦想不在一个层面上了。

  结束语:不要再把这本书当成一本自我梦想实现的励志书籍,因为他给了我们其实是一个直接叩问内心的问题,只有当梦想直接面对自己灵魂的时候,仅仅面对自己灵魂的时候,这个梦想也许才是真正值得敬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